祈芽

主吃薛晓૧(●´৺`●)૭

《薛晓原作年龄差距和时间线整理及分析》

分析的太好了!!!

玫糜:

薛洋与晓星尘的年龄差距不足一岁/有关薛晓所有事件的时间线整理


*整理全部来自没有时间线BUG的《魔道祖师》新修版,如对本整理有任何疑问,请先去新修版对应章节找原文,尽量不在评论误导,谢谢大家啦。


*所谓考据就是根据原作所有提示,分析出在此文字下明确的时间线,而不是证据都罗列出来还去说“她这里肯定是BUG了啦”。




本文分三大块:一、薛晓年差不足一岁证据;二、薛晓所有事件的时间线整理;三,人物分析。




一、薛晓年差不足一岁证据




首先,晓星尘自抱山而出、首战成名、霜华一剑动天下的时间,在十二年前,也就是魏无羡死后一年,此时,晓星尘的年龄为十七岁



  • 《朝露第七 2》

          蓝忘机也停了下来,转身与他对视,道:“你可听过晓星尘此人之名。”

      魏无羡认真想了想,道:“不曾。”

      蓝忘机道:“不曾便对了。此人出山成名,恰在十二年前。如今也无人再提了。”

      十二年前,刚好是夷陵乱葬岗大围剿之后的一年,恰恰错过。魏无羡问道:“山是何山,师承何人?”


  • 《朝露第七 2》

           晓星尘出山之时年仅十七岁,蓝忘机虽然并未与他谋面,却从旁人口中听闻过他的风采。





其次,薛洋十五岁夔州成名,而成名后被金光瑶此人招徕到金家。


若他没有成名,金光瑶从何认识他、又从何去招徕他呢?而在狡童一节,魏无羡看聂明玦共情,射日之征刚结束时聂明玦与金光瑶的对话中就已经提到:“薛洋?夔州那个薛洋?”就说明连聂明玦都知道的夔州薛洋,薛洋已经夔州成名,此时的薛洋已经十五岁了。


而在这个共情中,魏无羡看到了还没死的自己,与十五岁的薛洋同时出现在花宴上。



  • 《朝露第七 3》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薛洋,年纪比晓星尘还小,是个不折不扣的少年。然而,其恶劣之处绝不会因为年纪小就有所收敛。他从十五岁起便是混迹夔州一带远近闻名的大流氓,笑容可掬,手段恶毒,个性残忍,夔州人人谈薛变色。


  • 《狡童第十 4》

           金光瑶就站在须弥座之旁。与聂明玦、蓝曦臣结拜,并认祖归宗后,此时他眉心已点上了明志朱砂,穿上了白底滚金边的金星雪浪袍,戴着乌帽,整个人焕然一新,十分明秀。伶俐不改,气度却从容,远非从前可比。

      在他身侧,魏无羡竟然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      薛洋。

      这个时候的薛洋年纪极轻,面容虽稚气未消,个子却已经很高。身上穿的也是金星雪浪袍,和金光瑶站在一起,如春风拂柳,一派少年风流。他们似乎正在说着什么有趣的事情,金光瑶莞尔,比了一个手势,两人交换眼神,薛洋哈哈大笑起来,漫不经心扫视着四下走动的修士们,眼神里一派轻蔑无谓之色,仿佛这些都是行走的垃圾。他看到聂明玦,毫无旁人的畏惧之意,反而朝这边龇了龇虎牙。金光瑶发现聂明玦面色不善,赶紧收敛笑容,低声对薛洋说了一句,薛洋便挥挥手,摇摇摆摆地朝另一边走去了。

      金光瑶走过来,恭声道:“大哥。”

      聂明玦道:“那个人是谁?”

      踌躇片刻,金光瑶小心翼翼地答道:“薛洋。”

      聂明玦皱眉:“夔州薛洋?”

      金光瑶点了点头。薛洋年少时便臭名昭著,魏无羡明显感觉到,聂明玦的眉头皱得更紧了。他道:“你跟这种人混在一起做什么?”

      金光瑶道:“兰陵金氏招揽了他。”






最后,魏无羡死后一年晓星尘17岁,魏无羡死前一年多薛洋15岁,分析魏无羡时间线可得薛晓年差。


1. 射日之征结束后,金家花宴


2. 花宴后的秋季,百凤山围猎


3. 再两个月后,蓝忘机来云梦规劝魏无羡不可终日与非人为伍


4. 当晚,魏无羡遇见温情,温情请求魏无羡帮忙找温琼林


5. 不日后,魏无羡上金鳞台向金子勋讨要温琼林


6. 之后赶去穷奇道救下温氏一脉,当晚子时,金鳞台上金光善逼江澄解决问题,罗青羊退出家族


7. 两日后,双杰于乱葬岗决定假约战


8. 三日后,双杰假约战,江澄对外宣称魏无羡脱离江家


9. 数月后,魏无羡带着温苑在乱葬岗附近遇见蓝忘机,蓝忘机告诉他七日后金子轩与江厌离要成婚的消息,当日,温宁被炼成高阶凶尸,恢复意识


10. 几日后(不到七日),江家姐弟来看魏无羡,魏无羡为金凌取字如兰


11. 怀胎十月,江厌离生下金凌


12. 一个月后,金凌的满月礼之前,穷奇道之变,金子轩金子勋死,温情扎针,与温宁去金鳞台领罪


13. 三日后,魏无羡起身去金鳞台,见誓师大会告示,动身去不夜天城


14. 血洗不夜天


15. 不到三个月后,围剿乱葬岗,魏无羡死。《丹心第十九》“众家因此役元气大伤,因此在接近三个月的养精蓄锐和拟定计划之后,四大世家才成功围剿了魔窟乱葬岗,把“屠杀”二字,还给了剩下的温氏余孽,和丧心病狂的夷陵老祖。”




综上所述,这十五条一共花费了大约一年半多的时间。意即射日之征结束(薛洋15岁,很有可能是虚岁,此时14岁多),到魏无羡死,花费了一年半多的时间。


薛洋在魏无羡死时,已经16岁了。


那么之后一年,晓星尘17岁出山,薛洋也17岁,那么薛晓二人的年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晓星尘比薛洋大,那么他俩的年龄差距必然是仅仅几个月,不到一年。




在我的私设里(大喊三遍是私设),薛洋是水瓶座,晓星尘是天秤座,他俩相差四个月,大家都有对于他们私设的星座,可以往里代入。


但我强调一下,官方没有任何信息说过薛洋的生日,就连主角魏无羡都是最近才设定刚定的出场日期作为生日,百度百科这种随便谁都可以修改乱加设定的东西,不足为信,因为官方根本没说。


一年后若第二季动画可以如约而至,那么官方会向墨香询问,设薛洋晓星尘生日,只有她设了7.22,薛洋才是7.22,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关于薛洋生日是7.22的设定!


要按照出场即生日来算,朝露一节晓星尘首秀在2015年11月25日,薛洋首秀在2015年11月26日。但我觉得墨香不太可能按照出场即生日来算了。谁知道呢,反正一切只能等官方消息。




PS:现在,动画播出,魔道祖师AC官微向墨香铜臭要了角色生日,金凌的生日是在阳历11月21日,这个生日与上面分析中提到的季节和时间并没有太大的出入,所以没有什么BUG。


那由此可以推推导出一系列的时间。我们就可以将上面15条更为细致地确定时间了。


当年阳历12月21日前,穷奇道之变,不到三个月后,也就是来年的2月中旬,魏无羡死。






二、薛晓所有事件的时间线整理


朝露和丹心(思思讲述薛洋金光瑶杀金光善)已经把时间线明明白白地摆在大家面前了,十二年前晓星尘出山,十一年前恶友合伙杀金光善,金光瑶迅速坐上仙督之位清理薛洋。晓星尘在经历几个月的短暂辉煌后,便在这一年给眼流浪,十八岁时,就与薛洋定居义城。


现在我将薛晓每见大事的时间线全整理出来。




1.魏无羡死后一年,晓星尘17岁下山,霜华一剑动天下,出山几个月后的冬天,与17岁的薛洋夜市初见。


《外三篇:恶友》


       仿佛夜色中一抹月光,一名臂挽拂尘、背负长剑的白衣道人悄然无声地出现在三人身旁。


  这道人身长玉立,衣袂剑穗飘飘,缓步行来,如踏浮云。金光瑶示礼道:“晓星尘道长。”


  晓星尘回礼,莞尔道:“数月前一别,不想敛芳尊还不曾忘却在下。”


  金光瑶道:“晓星尘道长霜华一剑动天下,我若是不记得,那才是奇怪吧。”




那又为何是冬天?因为在古代没有现代人的技术,只有冬天才有糖葫芦,不然糖衣会化掉。


《外三篇:恶友》


       薛洋道:“我在夔州想要什么东西从来不用钱买。就像这样。”


  说着,他顺手就从路边卖糖葫芦的小贩杆上拔下了一只糖葫芦




2. 薛洋自十五岁到十七岁在金家待了有两年,于鬼道上日渐有了起色,得金光善赏识,于是金光善为他批了一个炼尸场。魏无羡死了一年后,魏无羡的东西争抢完毕,金光善又将金光瑶费了不少功夫尽数收集的魏无羡手稿批给薛洋。


薛洋得到手稿之后,凭借他自己的天才,是非常快地对阴虎符进行了有效修复。




3. 阴虎符一成,薛洋便去屠了常家




4. 晓星尘查案,一个月后,三省擒人,押送薛洋上金鳞台《朝露第七 3》晓星尘当然不会坐视不理,当即主动应承此事,为常萍探求真相。一个月后,终于查出了灭门凶手。




5. 压上金鳞台后,薛洋没有当场被处死,而是被关进了金家地牢,聂明玦得到这个消息,立刻去找金光瑶,在争执中,骂金光瑶娼妓之子,推其下金鳞台,以至于不到两个月后,聂明玦就死了


《狡童第十 5》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聂明玦望向他,金光瑶直视回去,又说了一遍,道:“好。只要大哥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,两个月内,我亲自提薛洋的头来见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他发誓发得信誓旦旦,然而,聂明玦根本就没有等到两个月后。




6. 聂明玦一死,金家再无忌惮,迫令常萍改口放出薛洋。常萍改口用时很短,用时太长,金家就是弱鸡。但金家当时大发战争财,已经坐上老大的位置,我认为,不消半月常萍就在威逼利诱之下改口了。聂明玦一死,薛洋过了没几天就放了出来。




7. 薛洋一出来,就屠了白雪观,白雪观被屠当日,宋岚还清醒的情况下晓星尘闻讯赶来,听到那句“从此不必再见”,之后宋岚昏迷,晓星尘背他进抱山




8. 晓星尘给眼之后,开始流浪,往蜀地走着




9. 魏无羡死后两年,十一年前,也就是晓星尘18岁时,薛洋和金光瑶合伙杀金光善。


《丹心第十九 7》


      她随随便便行了一礼,道:“我要说的,是一件大约十一年前的旧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,原先鄙夷的心思已被好奇心代替,思思道:“马车到了地方,直接把我们带进了一个院子下车。我们所有人都从没看过那么高、那么大,那么金碧辉煌的房子,全都被晃瞎了眼睛,气都不敢出。有个少年靠在门口玩儿匕首(这个少年就是薛洋),看到我们便让我们进去,他关了门,进到房子里,好大的屋里只有两个人,一张大床上的锦被里躺着个男人,瞧着有三四十岁,像是病得半死不活,看到有人进来了,只有眼珠子还能转。”


  “啊!”


  试剑堂中,忽然有人发出恍然大悟的惊叫:“十一年前?!这是……这是……!!!”




       思思道:“那中年男人要喊要挣扎,却浑身没力气。刚才引我们进来的那个少年(这个少年就是薛洋)又开门进来,一边嘻嘻笑,一边把他拖上床,拿了一根绳子,踩着他的脑袋把他五花大绑了,对我们说,继续,就算他死了也不要停。我们谁见过这种阵仗?吓个半死,但又不敢违逆,只好继续。到第十二个还是十一个的时候,那个姐妹忽然尖叫,说他真的死了。我上去一看,果然没气了。可是,帘子后面那个人说,没听到吗?死了也别停!”




10. 在金光善活着时,金光瑶就不断清理金光善的私生子,金光善一死,他迅速继位金家家主,并且成为仙督。而金光瑶为了扬威立信,显示自己与金光善不同,巩固自己的地位,一上台就“清理”了薛洋。


金光瑶是一个主观能动性很强的人,手段了得,只要他想做,每件事几乎都是迅速去做的,比如清理云萍妓院、不到两个月杀聂明玦、指定围剿计划等,他要趁白雪观和常家案热度没过,来展示自己清除败类的决心,竖立自己的正道形象。


所以上台、清理,这一系列事件挨得很近。十一年前金光善死了没多久,薛洋就被清理,放置义城城外。




11. 被清理后没过几个时辰就遇见晓星尘,不然他昏迷够了时间自己就醒了。


所以,薛晓十八岁时,便一起定居了义城。




我查了资料,也咨询了重庆和四川东部的一些朋友,普遍认为,晓星尘救薛洋回来时,城外能长出齐腰高的杂草,那救助的时间应该在夏季。


《草木第八 7》


       这时,晓星尘和阿箐正走在一条平坦的长路上,道路两旁有齐腰高的杂草。忽然,阿箐“啊”了一声。晓星尘立刻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
  阿箐道:“哎,没什么,脚崴了一下。”


  魏无羡看得清楚,她叫根本不是因为脚崴了,她走得好好的,若不是要在晓星尘面前装瞎子,好让他没法赶自己走,她跳一步能飞上天。阿箐惊叫,是因为她刚才随眼一扫,看到了一个黑色人影,躺在丛生的杂草里




12.薛晓开始和和美美的家庭生活,到了二人19岁的时候,宋岚在山里养伤一年后出山,开始寻找晓星尘。


《朝露第七 3》


       抱山散人念在师徒一场,答应了他的请求。晓星尘便下山离去,从此不知所踪。


  再过一年,宋岚也出了山。世人惊奇,他竟然连当初瞎得彻底的一双眼睛都重见光明了,可事实上,并非是抱山散人医术出神入化,而是晓星尘……自挖双眼,把眼睛还给了受他所累的宋岚。


  宋岚本欲向薛洋复仇,而这时,金光善已经去世,金光瑶接掌兰陵金氏,被送上仙督之位。为示新人新风,他一上台便清理了薛洋,不再提阴虎符复原之事,并为挽回声望做出各种补救和安抚措施,压下传言。宋岚追寻昔日好友踪迹而去,一开始还能听说他又去了哪里,后来,亦无音讯了。




13. 资料上说,四川适合种植冬春萝卜,薛洋遇见宋岚时买的是萝卜,所以此时可能是春季;但是有苹果,又应该是秋季,这里还是存疑的。


若是春季,薛晓从夏季义城相遇,在一起不足三年;若是秋季,薛晓在一起三年多一点。


我个人倾向还是苹果证据充足,所以应该是秋季遇见宋岚。


普遍认为薛晓在一起生活了三年,我也很认同,因为阿箐提到了“救好久了,快几年了。”薛洋提到了“最近咱们晚上都没再出去杀走尸了吧?不过前两年,我们是不是隔几天就出去杀一堆啊?”


这个“几年”,和“最近没去前两年去了”,那应该是大于两年的。而我又觉得不到四年,因为感觉不像是又多相处了一年。毕竟在我眼里,以抽树枝那种黏腻程度,再给薛洋一年,他就把人搞上床了(耸肩)。


上面是玩笑,但我觉得相处三年,守城八年,是非常合理的。




14. 晓星尘21岁时,自杀碎魂。薛洋此时也21岁。




15. 晓星尘死后,应该并没有多久,原文用词为“一段时日”,薛洋便屠了常家剩下的人,凌迟了常萍,挖了他的眼。


《草木第八 9》


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阿箐应该已经逃了一段时日。她走在一处陌生的城镇里,拿着竹竿,又在装瞎子,逢人便问:“请问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大世家呀?”“请问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厉害的高人呀?修仙的高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薛洋挑眉道:“我从栎阳办事一趟回来,竟然刚好遇到你在城里问东问西,真是挡也挡不住的缘分哪。话说回来,你真是能装,竟然我都给你骗了这么久。了不起。”




16. 晓星尘死后八年,薛洋29岁,蓝忘机斩杀薛洋。




现在我根据魏无羡死亡日期,以及上面总结得季节提示,整理一份较为直观的阳历月份表。


(月份一定是有出入的,但是基本在大致那个范围之内,只为了直观展现而已。)




魏无羡死亡年份设为01年。


01年2月中旬,魏无羡死;


02年夏天,晓星尘出山;


02年11月,薛晓夜市初见;


02年12月,阴虎符重现,薛洋屠常家;


03年1月,三省擒人,金鳞台审判;


03年3月,聂明玦死;


03年3月中旬,常萍改口,薛洋屠白雪观,晓星尘背宋岚进抱山;


03年4月,晓星尘出山流浪;


03年6月,恶友合伙杀金光善;


03年7月,薛晓义城相遇;


04年4月,宋岚出山寻找晓星尘;


06年10月,晓星尘自杀碎魂;


14年,薛洋死。






三、人物分析




年差和时间线问题我说了很多次,微博置顶都是这个,就是为了证明,晓星尘这个人,年纪很小。


对我来说,天真幼稚不成熟并不是晓星尘最可爱的地方,但却是他可爱之处之一,他的所有可爱之处,我都不愿意剥夺。


一个太过成熟的晓星尘,与我来说,和原作的他所表现出来的性格不太符合。


所以再次放上晓星尘的人物分析。


原版——《甜心后记:晓星尘人物分析》点我走链接


在此再奉送上丰富版本:




我认为分析人物,切忌只看表面,切忌只记一句话。细节丰满人物,他自己选择的、影响人生轨迹的大事才是应该是人物的骨架。


虽然我没看过几篇薛晓同人,可给我大方面的印象呢,是晓星尘在同人里,属于被人只看中细节而忽视骨架的角色。


晓星尘自主选择的、影响人生轨迹的大事是:下山——婉拒所有世家邀请、想要建立违背旧秩序原则的新秩序——三省擒人——把一双眼睛全送给宋岚——放弃流浪与薛洋定居在义城——自尽。


 


这几件事我用一句歌词总结晓星尘的性格:你的暴烈太温柔。


 



  • 下山



 


我学过些皮毛心理学,看人时总是要忍不住结合他的原生家庭去分析,儿时的经历,才是影响一生的经历。抱山的教育模式放到现代,就是“不让孩子去上学自己在家教”,这样你不管有多少个兄弟姐妹,他都是封闭的、单一的、简单的、非社会性的。


晓星尘在这种单一环境下,思维不够变通,眼界不够开阔,培养出来的性格非常容易走极端,因为母亲本身就在走极端。


这种不染尘埃的、保护在象牙塔里的儿时经历,养成晓星尘天真的性格。想不天真也不行,因为你没见过别的人,你不知道怎么去复杂。


 



  • 婉拒所有世家邀请、想要建立违背旧秩序原则的新秩序



 


他婉拒所有世家邀请,是因为眼界不开阔造成的孤高自傲,心底里认定一个就不认同另一个。试问,你放在哪个世界里,企图建立新秩序的人,内心会不叛逆?放到别的作品里,不很好理解这种叛逆吗?他根本看不上旧秩序下自甘陈腐的那群人。


他的眼里,最能看见大爱,具体的人相对来说会比较小。世间、百姓、天下,是大爱里面的。你让他看世家中人,这个人他觉得你怎么这么迂腐、那个人他觉得你为什么这么庸俗、再一个人他觉得你别这么市侩行不行,他心里是不理解不认同的。


你觉得这里OOC了吗?不……全是因为他经历太少、和人打交道太少的缘故。经历得多的是蓝曦臣,蓝曦臣才是真的对大大小小、所有的事都包容。然而晓星尘经历得不够,对和他不同的事并不能深刻理解。


 


但这里的不能,并不是他见一个坏事就要上去动怒。他本质是善良的,包容的。下山后,见到的全是新鲜事物,他在不断吸收营养、汲取知识,不停地丰富着自己的认知。属于飞速成长的阶段。他只有一个从小而生的底线与原则。越了他的底线原则,他就固执地抓你,三省擒人;在这个原则之上,你可以肆意妄为,掀摊子,他也“不带谴责”,只是好言相劝。因为这个底线之上的不同,是多彩世界的新鲜,全部能带给他“有趣”的体验。


 


说到这儿自然而然地带出晓星尘为什么笑点低的原因。


我觉得,太好理解了,完全不用作者强调。为什么笑点低?当然是因为教育太单调、见过的世面太少的原因啊。这不是必然的吗。


下山后的世界,太可爱了,多姿多彩,山下的太阳,比山上那日复一日的太阳,好看多了。下了山,就算看人吵架、看人骂娘、看人掀摊子,都能丰富他的世界观,都能让他觉得有趣。于是,薛洋的倒打一耙,他才会忍俊不禁。


恨这个世界的,一定笑不出来。晓星尘爱这个世界,爱一草一木,一花一树,都让他热爱,所以他才爱笑。爱这个世界,才有着济世的梦。


薛晓的双箭头,完全不需要“我一见你才笑”去论证。晓星尘笑点低,是必然的。


 


在这里,我要再吹一下晓星尘新潮而伟大的理念。是的,我觉得晓星尘“一心要建立一个全新的不重视血缘联结的门派”的理念可以说是伟大的。他的人设不仅一点都不平庸,反而是主角人设,亮眼而惊艳。


在那个世袭思想根深蒂固的时代,温卯“兴血统废门派”长达数百年时间,晓星尘可以提出来“门派复兴”,几乎让我联想到了文艺复兴。解放和帮助底层修士,带着平权思想。


他既不保守,也不乖,他反而比看起来比他时尚的人还要思想先进、新潮、潇洒和叛逆。





  • 三省擒人



婉拒是清高、建新是叛逆,那么最能体现晓星尘天真这个特点的事件,便是单打独斗与薛洋背后的金家死磕。


他与人打交道太少,凭借自己的经验觉得,做好事就一定会被所有人支持、会成功。处在一个标准的守序善良阵营。他在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情况下,不求助任何人,与金家对着干,认为可以成功,实在是相当天真。


天真得有些幼稚了。


聂明玦同意他的观点,但聂明玦这种行为就没问题,他的背景深厚,可以与金光善抗衡,他的硬实力、他家族的硬实力,都必须让人忌惮。晓星尘有什么可以让人忌惮的?唯有口碑而已,这只是软实力,过几年,人们就淡忘了。所以他不求助任何人的行为,真的想得太过简单。


全书最最天真烂漫的人设,秦愫都抢不过去。


 


聂明玦没死,他还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问题。聂明玦一死,他不屑于去求助的靠山倒了,他便被疯狂地反弹了。


 



  • 将一双眼睛全送给宋岚



 


孤傲、叛逆、天真,证明完毕,该证明决绝了。


其实不光给眼,晓星尘的每一件大事,全部都能透出他这个人骨子里的决绝。


 


他温和的外表,仅仅只是外表而已,是良好的教养下形成的。而他本身的性格,是激烈、义无反顾的。放到游戏设定里,他就是卖血狂战士,有着自我牺牲主义倾向,无法看见别人牺牲,牺牲自己就没有心理压力轻而易举。


 


试问如果不决绝,为什么要一双眼睛全给,而不是只给一只?


(这里我说句题外话,有人会反驳不给两只眼故事怎么进行?这是作者的锅。哎我真的,非常!非常!讨厌分析人物分析剧情的时候,加入作者。要是真想分析,就一字一句去思考他为什么这么做,而不是作者这里是不是BUG。比如一个例子,讨论孟瑶杀了温若寒,救出聂明玦后,为什么背后没有追兵,三尊可以在空地上大谈特谈?我说:呃,剧情需要吧;弦哥:应该是孟瑶从密道里逃出去的。我:恍然大悟,那么孟瑶这么了解密道,杀温若寒,就是早就准备好的。蓝曦臣能出现在那个地方,也应该是他设计好的。阳泉奇袭之所以会失败,是孟瑶提供的情报本来就是错的,他就是为了在聂明玦面前演出那段杀温若寒救聂明玦的戏码,并且让蓝曦臣来劝服聂明玦。←故事一下子就理出来了。而不是:哦这里是作者为了剧情需要设计得,然后不去思考了。)


 


说回星尘,为什么给一双,因为他的性格内敛中透着偏激决绝。觉得对不起,那就一双眼全给,为你付出我能付出的所有,毫无保留。


所以薛晓为什么是双箭头?


因为我一见你就笑?不,一见你就笑是结果,本因是因为,一但晓星尘喜欢上谁,他就会义无反顾地付出自己全部真心。




而且,一双眼全给,不给自己留一点后路,还可以看出晓星尘,是真的很不成熟。但凡是社会阅历丰富一点的,我觉得都不至于两只眼睛全给。


 


我觉得,在修真文这个背景中,薛洋是晓星尘的救赎这一点,也许显得不太明显,所以我换成了现代PA,感谢现代开放的生活方式、包容的性取向,他俩在一起之后,把薛洋是晓星尘救赎这一点,变得特别明显。


 


失明对于梦想的摧毁程度、对于晓星尘的打击,是巨大的。他还可以夜猎,可再也没有能力实现他曾经的宏伟蓝图了。


这个时候,薛洋出现了。


 


因为你是我的眼,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。晓星尘如此热爱的这个世界,他自己看不到了,薛洋来了,薛洋为他拿剑,做他的眼睛,指引他的路,告诉他世界依旧很精彩,晓星尘觉得,瞎了也没关系,他又可以爱这个世界了。


这是多么值得他开心的事?他眼中的那些大爱,可以通过薛洋去再次感知,那么,薛洋怎么可能不是他的救赎呢?


 


他本身性格,天真决绝热烈,一旦认定了谁,便会倾其所有的付出,薛洋成为他的救赎之后,他又怎么可能对薛洋没有箭头呢?


我发现否认了晓星尘对薛洋的箭头,就是否认了晓星尘身上最可贵的品质:那份决绝地奉献。




《诗人意象》这篇文已经把晓星尘的双箭头分析得不再分析了,大家可以去看看晓星尘自杀那段……晓星尘此人如此固执和倔强,如果他只是恨薛洋的话,凭着他三省擒人那股劲儿,那他为什么不和薛洋死磕到底,杀了薛洋之后再自杀呢?


就是因为他对薛洋有箭头,他下不去手,所以他逃避了。


手中剑,济世梦,心上人,全没了。杀不了你,唯有自杀。


 



  • 放弃流浪与薛洋定居在义城



 


双箭头证实出来了,那么我们来加深一下吧。


我喜欢翻唱《镇命歌》那首《忘川》里面的一句话:释怀宏愿、贪恋微暖,两心度平凡。


释怀宏愿,晓星尘,真的已经放弃他的梦想了,连云游做个散修都放弃了,他对薛洋产生了归属感,他选择安家了。


立业无望,还可以成家。


 


原作有一段话——


薛洋亲昵地道:“最近咱们晚上都没再出去杀走尸了吧?不过前两年,我们是不是隔几天就去杀一堆啊?”


前两年出去,这两年晚上没有再杀走尸。这个世界的怪物,不光是走尸,但走尸是最主要的一种怪物。那么这两年没再出去,可以说,他们就是在家,腻腻歪歪地窝着过日子。云游出门帮忙夜猎,成为了寻常家庭旅游一般的节目,就像周末去县里吃烧烤、去临市待两天、把阿箐安顿好去再远一点的地方玩几天,成了日子的调剂。


他们在过小日子。


 


我刚才分析了,晓星尘眼里,是大爱,最值得爱的“人”,是“百姓”这个概念。而具体的人,相对来说在他眼里就小了。然而当经历了巨变之后,他改变了,成长了,对世界的爱不再那么大而空。从他和薛洋偏居一隅可以看出,他的爱,变小了。


那么他的大爱便全集中在薛洋一点,通过薛洋去释放这份大爱。他的爱终于不再大而空,而是缩在一点,小而浓。


这时的他,从守序善良,转变成了中立善良。


 


下山就是不想忍受封闭的生活,然而因为薛洋,又开始了封闭的生活。沿用了原生家庭带给他的、最为肌肉记忆的模式,毕竟最熟悉的,才能带给人安定的感觉。


薛洋让他新鲜,薛洋让他安定。


 


这里再说回笑点问题。就算晓星尘笑点低,他也不会因为世家中人而发笑,下山那段写了,他看世家人,这个迂腐、那个庸俗,触犯了他原则问题,他对金光瑶的笑,礼貌而疏离。他的大爱在平民身上,薛洋这种底层出身的人士,才更能让他发笑。薛洋是为晓星尘量身定做的笑点。


薛晓这对的彼此吸引,简直是流传了千古的经典模式。看看风流话本里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,哪个不会为了叛逆幽默的痞子心动?


痞子潇洒风流地站在那里,就够天真没见过世面的少艾心动了。


而痞子的箭头呢……我又分析不出来了,我觉得痞子爱清纯简直天经地义,你让我分析,我真的说不出来,因为,难道还有别的可能吗?


 


 



  • 自杀



 


有同好交流的时候,对我说,晓星尘是一个很韧的人物。我:……


那个……真的看不出来。有人若看出来了,可以试着说服我。


晓星尘,是一个别人一见,就不自觉地去保护他的人物。魏无羡:别告诉他真相啊!宋岚:我绝不能告诉他真相;阿箐:不能让道长知道真相;薛洋更是如此。大家都知道他受不了。


那么来对比一下蓝曦臣,魏无羡:蓝宗主啊金光瑶他BALABALA,他还利用了你杀了聂明玦啊BALABALA。蓝曦臣:……我坚强!


然而晓星尘一下子就玉碎了。


 


我一直爱形容星尘是玉做的人。温润易碎。他很脆弱。


为什么很脆弱?下山之后,还没吸收完知识,没过多久就历经巨变,巨变之后又龟缩在义城,过着平凡的生活。他的经历,依旧不丰富。


蓝曦臣小事大事大事小事连番轰炸,被打击着成长;他是顺顺顺,被大事打击,再顺顺顺,被大事打击。可以说,他一生只经历过两次巨大的挫折,第一次他奉献了双眼,因为薛洋的出现,救了他,他才“眼睛不常流血了”,才挺了过来;第二次打击,他连薛洋都没了,直接崩溃。


 


好吧你说谁遇见这种事不脆弱,也对。平时他挺韧的,也对。他肯定是比一般人要强多了,只不过在魔道群像里,晓星尘是尤其脆和不成熟的那个罢了。


 


我眼里的晓星尘人设,我基本分析出来了。


大爱、牺牲、奉献、善良、天真、幼稚、清高、矜傲、自赏、叛逆、决绝、脆弱。


同不同意的,反正我基本不变了……




而薛洋,我就不分析了,我的每篇文都在分析薛洋,对我来说薛洋完美至极,


他的每一处,都为我的口味而量身打造。作者为什么要创作他、他为什么是这个感情、他是为什么这么想这么做,我不用去刻意强迫自己体会,顺理成章、自然而然地就可以感同身受。一直以来我与他顺其自然地共情着,只要一写他,我就是他本人,写起来又爽又轻松。


你让我分析他为什么这么做,我说不出来,我觉得就该这么做,没有为什么啊?我好理解他的。




所以在此我就不分析薛洋啦~




谢谢各位看到这里!如有意见尽情提出!



你是天上星辰✨

十年

这个夏天有太多的事情要发生。小哥要回来,伞哥要离开。吴邪去赴了他的十年之约,就要见到那个十年不见为了他而进入青铜门的张起灵。叶修开始进入职业联盟,为伞哥扛起了十年荣耀,至此再也不见